可能是只大白熊

立志做一名耿直的凯源汪

谁帅?

嗷嗷,易燃易爆的童哥!好帅!

神明仙贝:

“班小松,宋北,房卡拿好。”棒球队经理一边派发着酒店房卡一边在本子上记录人数,这回到首都观摩专业棒球队的比赛让所有队员都异常兴奋,特别是班小松,他最喜欢的一位棒球种子选手明天就将参赛,为此他打算一个晚上都不睡了彻夜补习那位选手近期的所有棒球比赛实况。邬童听到棒球经理喊到班小松和宋北的名字着实有些不爽,宋北这家伙刚来球队那会儿简直跟小学生打球没两样,最近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开挂,只要他当投手每球必准必拿分,严重动摇了自己必杀投手的地位,女生们更是夸张,以前扑着上来给自己送情书,现在却全部转向了他。这都不算什么,最让邬童不爽的一点在于班小松似乎很关照他,上次去班小松家里居然这小子也在,难道平时一副傻呆呆的表现其实都是装的吗?




宋北不经打了两个喷嚏,班小松拍了拍他的后背笑道,“肯定是你把谁得罪了现在正在骂你呢。”宋北一脸无辜,“怎么可能。”说罢就提起行李和班小松一起准备上电梯,邬童盯着这两人的背影干脆直接跟了上去一起进到电梯,班小松转头看到邬童很是惊喜,“童童!你住几楼啊。”邬童撇过眼神装作没看到他,班小松提着手里的运动包往邬童身边挪过去,邬童站在靠近楼层按钮的地方,班小松伸长手臂以半搂着邬童的姿势费力按上了19层楼的按钮。“童童,你不按吗?”班小松继续问,邬童还是不说话就把头抬得高高的,宋北见状补充了句,“童哥,小松问你呢。”邬童立刻转头瞪了他一眼,可把宋北给吓着了,毕竟对于宋北来说邬童即是学长又是棒球队的前辈,过去看过邬童的几场比赛对他很是崇拜,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学长,默默退到后头大气不敢出。




电梯在19楼停下,班小松还是和邬童招呼了声,“那我先出去了啊。”结果宋北才和班小松走出电梯,邬童就从后面跟上来了,班小松听到行李箱拉动的声音一转身又看到邬童,“童童你真的跟我们住一层啊,太好了。”邬童大步向前从班小松手里抢过房卡径直走到他俩的房间门口刷地一下开了门,班小松小跑着冲过来,邬童侧过身让他进去房里。宋北也加快了脚步可人还没走到门口邬童就把房间的门给关了,班小松放下包听见关门声,“童童,小北北进来没?”可来到房门口却只看到邬童一个人,“小北北呢?”邬童靠在门上盯着他看,“小北北去上厕所了吗?房里有呀,我出去告诉他。”说着就要过来开门,手握在门把手上被邬童猛地擒住了手腕,“童童,你干嘛啊?”邬童二话不说半弯着膝盖蹲下一把抱住班小松的腿将他扛在背上大步迈进卧室扔到床中间,班小松刚要起身就被邬童按住了手臂动弹不得。




宋北一脸懵逼地站在房门口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耳朵贴门上听里面就只有班小松在讲话,忽然又没了声,只有打手机给沈佲求场外帮助,沈佲在手机那头叫他赶紧下来到酒店大厅,宋北没办法只好提着行李箱又坐电梯回到刚刚球队集合的地方,远远看见沈佲正在对棒球队里的一个男生搓着手,男生似乎答应了什么,然后沈佲转过头对他招呼了一声,“我刚刚和原本跟邬童住的那个人求了情让他换到我的房间住,邬童跟他的房间就你同我住吧,还比较熟。”宋北立刻委屈巴巴地抱住沈佲的肩膀,沈佲伸手拍了拍他的头,“喂,呆子,你这么高是想把我压死吗你?”宋北松开手臂,“童哥怎么好像看我很不爽的样子?”


“我靠,你真的是呆子吗?这还看不出?”


“为什么,难道上次学校选球队的闪亮之星他票没我多所以不高兴?”


“你觉得邬童会为这种事跟你生气?”


“这倒是,那为什么,我最近打球也没出现什么特别大的失误影响得分吧。”


“我都不知道你这个情商是怎么活到现在没被人打死的,我说,其实你不是人,而是哈士奇吧。”


“呃···”




画面转回到班小松的房间,此刻他正被邬童压得不能动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得罪邬童了,只好和平时一样先哄着再说,邬童这次可不吃他这一套,不是对班小松生气而是对自己怄气,就这么把班小松的‘室友’赶跑好像确实不太过脑子,但是当下凭着他的脾气他又想不出别的招,如果要客客气气跟宋北说可以把你的房间让我吗?这他还真干不出来。怎么就他非要和班小松在一块儿,班小松好像跟谁住都没关系。




“你不想跟我住?”




“诶?可是是经理安排的呀。”班小松的一双眼睛睁得圆圆的,又不解又可爱,邬童偏偏一定要听到自己想听的话,只能又问他一遍,“你特么想不想跟我住?”




“当然啦。”班小松笑嘻嘻地动了动手臂发现邬童已经没在使力有些坏心的想作弄一下邬童,“哇!”猛扑上去抱住还没反应过来的邬童在床上打了个滚,这下变成了他伏在邬童的上头,“童童真是一分钟都离不开本松哥呦。”邬童就这么躺在床上也没反击,只是一直望着他。刚刚还自称是哥的人用眼角的余光发现身下人灼热的目光,突然难得的不太自在,下意识撑起身子打算离开,却被邬童用手握住了腰部不经发出一声怪叫,“嗷呦~”然后腾地红透了脸。




邬童一个仰卧起坐的姿势将刚刚还坐他身上得意的家伙瞬间抱进了怀间,“劳资不许。”




班小松脸上的红晕还没褪去,“童···童童,你···你别闹。”过去闹腾得更凶的情况也不少,两个人做朋友队友这么久了不就开个玩笑吗,有什么大不了,只不过现在的心跳确实有点乱七八糟的,邬童近在咫尺的脸竟然异常好看,忽然就能理解为什么每天都有那么多妹子隔着棒球场在外边大声喊,“啊~邬童好帅!好帅啊!天啊!”原来邬童的脸有这么好看吗?邬童见他发愣,伸手在他的额头弹了下,“哑巴了?”班小松才回神过来,“好帅。”




“啊?”




“···”可以撤销吗?班小松当即转移话题,“啊啊就是那个,那个首都三队的张浩明天打比赛诶,他,他太帅了有木有!”




“嗯?”转得实在有些生硬,要不要拆穿呢,看班小松紧张慌乱的模样简直太有意思,邬童不太想就这么放过他,“那我呢?”




“你···你···”班小松舌头都要打结了,只希望邬童赶紧翻页过去,他刚刚情不自禁脱口而出的事简直如同黑历史一般羞耻,如果是正大光明的夸奖自己朋友帅也没什么,偏偏是在这种情景下,那他不就和花痴邬童的那些妹子快画等号了吗,这怎么行。班小松的大脑飞速运转,干脆心一横,“都没本松哥,对,都没我帅!”




邬童微微一笑用手指戳着班小松的脑袋,即使班小松不承认,但他刚才不由自主的夸赞却对邬童很受用,“啊,果然,现在投票也没宋北那货高,长得也不帅,投球也特么不稳定,劳资是到过气的时候了。”




“怎么可能!童童你更帅啊。”




“嗯?”




“天呐!”班小松捂住嘴已经来不及了。


-------------------------------
【广告时间!广告时间!《24Days》实体书还有两天预售就结束喽,想要定预售的小盆宇要抓紧时间了,预售详情请点我 ,在线阅读点我

评论

热度(1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