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只大白熊

立志做一名耿直的凯源汪

〖梧桐有松〗第一次约会

我恨!太甜了!!啊啊啊啊!为太太打call啊!

神明仙贝:

6千字约会,某人开窍了。



-----------------------------------------------------


  


  周五放学之后还是同往常一样,邬童收拾好了书包坐在座位上等班小松和沈佲,然后三个人一起去棒球场进行练习,班小松本来想着是星期五按道理邬童应该晚上来自己家,结果训练结束后在更衣室邬童却说,“今天就不去你家了。”班小松疑惑,“诶?”




  邬童趁着沈佲在和宋北聊天忽然靠近班小松的耳朵说,“你不是想约会吗?”班小松红了耳朵用手轻轻揉揉,“去···去哪。”邬童关上储藏柜的门,“你回去想好发微信告诉我。”班小松点点头,约会啊,一般人约会会去哪里呢?逛街买东西?吃饭看电影?还是······




  班小松忽然想到最近新开的一家小动物游乐园,他早就想去了,但是总觉得有些小孩子气自己不好意思叫朋友陪着,但自己一个人去又有些寂寞,既然是约会,邬童一定什么都会答应他吧,所以刚刚才想到马上就给邬童说了,丝毫没有打算回家再思考一下。邬童倒是无所谓去哪,班小松开心就好。




  不过这回可是两个人的第一次约会,也是人生中的第一次约会,就连平时大大咧咧的班小松都有些紧张了,他连夜看了几部电影,看别人约会到底是个什么样,而邬童就更不要提,晚上回家之前直接让司机把车开到私人发廊去理了个头发,对着镜子来回照,“我是不是把眉毛露出来比较好?”司机在旁边点点头,这样看起来成熟一些,邬童很满意干脆又到商场买了一套度假休闲装才回家。晚上睡前不放心又给班小松打了个电话,班小松才刚睡着,接起电话声音迷迷糊糊的很软很乖,邬童躺在床上声音放轻,“睡了?”




  “嗯。”




  “明天早上九点我来接你。”




  “····不用啦,我自己坐车过去很快的,你还要绕路。”




  “那就在小动物游乐园门口的车站见。”




  “嗯嗯!”




  “我可不准你说取消。”




  “我···我知道啦!”




  邬童心满意足挂了手机,一晚上睡得特别好。而班小松稍微有些拖延症,他觉得第二天早上起来准备衣服也没什么,结果忘记定闹钟,一睁眼都八点了,赶紧跳下床在衣柜里一通乱翻,第一次约会都不知道穿什么好,如果穿的太随意邬童可能会生气,班小松在房间里大叫,“妈!我那双新球鞋你塞哪儿了!妈我还有个新的背包在哪啊!”班小松的妈妈穿着睡衣走到门口,“松宝宝,你干嘛呀大清早的。”




  “我去约会。”




  “啊?”妈妈瞬间清醒了,“你说什么?”




  “哎呀就是和朋友出去玩,妈你别问了快帮我找鞋子。”




  “松宝宝,你早恋了啊?”




  “·····”班小松傻了,他怎么没有想到这一茬,对啊,他为什么要让邬童跟自己约会啊,两个男生去约会不是很奇怪吗?“不是,妈,我就是,就是邬童不是帮我补课吗,我成绩进步挺大的,请他出去玩玩感谢他一下,真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解释这件事,好像越解释越奇怪。




  妈妈一听是和邬童出去立刻松了口气,“那你是要谢谢人家童宝宝的呀,小孩子乱用词,吓妈妈一跳,童宝宝家里条件好的呀,妈妈给你找件新的T恤你穿了哈。”




  而班小松此时已经陷入了思考中,连妈妈给他找来新T恤放到他手里他都还没回过神,“童宝宝和你约了几点啊?”妈妈拍了拍他的后背,“九点。”




  妈妈尖叫出声,“呀!那你不是要迟到了!快一点呀,早上打车过去吧!不要让人家童宝宝等你!”




  班小松这才彻底回神,匆匆忙忙换上妈妈拿来的衣服裤子冲进洗手间刷牙洗脸,不过就算这么赶,打车到小动物游乐园的时候还是迟到了十分钟。一下车班小松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车站狂奔去,远远看见一个人长得很像邬童,诶诶额,不对不对,怎么,一二三,班小松在心里数起来,不止有邬童在那里而已,居然还站着宋北和沈佲。不知道为什么班小松忽然有一种失落的感觉,但很快又放松下来,要是单独和邬童约会,搞不好还有点尴尬呢,这下他们都在,也能自在一些。




  邬童那张脸是黑到路过的人看了都害怕的,他死都没有想到自己前脚刚到小动物游乐园的门口,后脚宋北就和沈佲有说有笑的走过来了,三个人互相你看我我看你,宋北先打断了沉默,“哇!童哥!童哥你怎么会来这里啊!你也是来看果酱女团的表演吗?”邬童握着拳头咔咔作响,沈佲赶紧上前解释,“邬童,宋北说今天有个偶像女团在这个游乐园表演,我正好没事所以就陪他来了,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是在等人吗?”邬童咬牙切齿地说,“班小松。”宋北似乎确定了什么,“我就知道果酱女团肯定是小松的菜,果然他也来了,真的超可爱啊,童哥,你既然来了我们一起去看啊。”沈佲赶紧踩了他一脚提醒他闭嘴。邬童心里这个疙瘩是暂时解不开了,难道班小松是为了看什么狗屁女团才把他叫到这个鬼地方美其名曰是约会吗?越想越气,班小松居然还敢迟到。




  所以就出现了班小松刚刚看到的那一幕,邬童黑着一张脸跟笑得有些尴尬的沈佲还有一脸兴奋的宋北站在一起。






  “小松!”宋北往前两步和班小松打招呼,“小松,你喜欢果酱女团怎么不早说啊,你喜欢哪个,我猜是队长,嘿嘿。”班小松一脸懵逼,“什么果酱?”然后他转头看见了邬童,邬童今天的装扮可谓是帅到炸裂,上身一件V领白T,外搭一件印有热带雨林图案的外套,下身搭配了条白色的西装短裤,脚踩一双白色球鞋,整个人看起来清爽又干净,再加上他昨天特意剪短了头发露出额前英气的眉毛,这样一副帅脸任谁都难以移开眼神。邬童见班小松看自己看愣稍微火气小了些,“看什么看。”




  班小松抠了抠额头,“童童···你今天好帅啊。”




  一秒气消,邬童露出了从刚才到现在的第一个笑容。他眼前的班小松打扮得比上学时更像小孩子,本身小迷糊的个性从服装上也能很好体现,比如好好的背带裤,一条带子早就已经垂到手肘,他自己好像还没发现似的,宽松的白色圆领T恤在他身上晃晃荡荡时不时要把漂亮的锁骨露给别人看一下。邬童从他身上扯下书包,“带子拉拉好。”手指着班小松背带裤,班小松赶紧整理了一下,悄咪咪问了邬童一句,“他们怎么来啦。”




  邬童哼了一声,侧过身抬起头瞪着宋北,“你丫周五跟捕手没搭配好,两个球他都没接到,我可记着呢,你很闲啊,还来看什么狗屁表演。”宋北额头流了一滴冷汗,赶紧抓着沈佲的胳膊就跑,“那个我们先进去了啦,周一我请您和小松吃饭哦!”邬童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啧了一声,班小松好奇地问,“什么表演啊,好看吗?”




  邬童撇了撇嘴,“巨他妈难看。”




  班小松怀疑:“怎么会难看啊?”




  “小丑表演,涂得不人不鬼还不如我带你去鬼屋看鬼。”




  “噢噢。”班小松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被说服了,到现在脸一直红红的,邬童发现后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凉凉的手心正好给班小松的脸颊降了温。




  两人不急不慢往游乐园里面走,邬童两手插袋很是悠闲,说实话他真的太久没有来过游乐园,最近一次来游乐园的记忆还是很小的时候父母带他一起来,那时候父母还没有离婚,他也总是无忧无虑像个真正的小孩,本来小时候的愿望是今后再和父母去一次游乐园,可没想到先陪自己来的居然是班小松,一个过去从来都想象不到的家伙。




  班小松完全童心大发,看到游乐园里可爱的卡通人物都要凑上去合影,邬童一路拿着手机帮他拍下来手都没停,偶遇路飞船长的时候,班小松兴奋地拉住邬童要跟他一起合照,结果工作人员把手机镜头刚对准他们要拍了,班小松忽然手上的地图掉在地上,他弯下腰去捡,工作人员拍到的画面里就只有一脸尴尬的邬童和斜着眼睛正在看班小松捡地图的路飞船长,邬童嘴里骂了句,“阿西吧!”拉着班小松的胳膊让他站好,眼神严肃示意工作人员再帮忙拍一张,工作人员只好乖乖又帮他们拍了一张合照。




  “接下来,接下来,童童!我们去坐过山车好不好?”班小松拿着记号笔在刚刚捡起来的地图上圈圈画画,邬童点点头,两个人走到过山车那边排队,不巧又碰到了宋北和沈佲,这次宋北可不敢说话了,沈佲为了打破尴尬主动问邬童要不然他们先去玩别的好了,邬童摆了摆手,“算了,反正这家伙下来的时候一定也会吓到脚软。”莫名其妙,好好的坐过山车,居然像变成了邬童和宋北的暗暗较劲,邬童从上升到冲刺一直忍着没叫,班小松早就吓得叫到嗓子都哑了。战况很惨烈,宋北确实下了过山车是脚软的,不过邬童那边也没好到哪里去,他一下过山车就到处找公共卫生间狂吐。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邬童还一副拽拽的表情,“接下来去玩独木舟。”又是个刺激项目,沈佲表示怕水不玩,班小松倒是兴趣很大,邬童担心他上衣湿掉,特意给他在纪念品店买了一件雨衣,自己则是强迫宋北轻装上阵,谁穿雨衣谁孙子,宋北傻愣愣就被迫上了独木舟,一场冲刺下来,穿过激流瀑布,独木舟上没穿雨衣的人都淋得跟落汤鸡一样,宋北个子最高,在一群‘落汤鸡’中最为显眼,他再看看邬童,虽然邬童淋湿了衣服和头发,但是淋湿了反而更性感帅气些,一旁同坐舟的小姑娘们早就满眼爱心了。




  班小松有些不开心,他把雨衣脱下来让邬童给穿上,“要是着凉怎么办啊!”




  邬童无所谓,“我身体好。”




  “不行不行,你等下跟我去买条干毛巾擦擦,然后再去烘手器那边把衣服吹干,要不然我就不玩了,我就,我就回家了。”




  “担心我啊。”邬童一脸的坏笑。




  “···你不要···你不要生病了。”




  班小松对他这么上心,邬童心里绝逼是暗爽到爆,而宋北那边就没这种待遇了,沈佲因为嫌弃他全身湿透太丢人,让他到太阳下暴晒几个小时去,晒干了再来找他,他自己先玩别的去了。




  “小北北真可怜。”班小松边帮邬童吹着外套边感叹道,邬童提醒他,“专心点。”




  “对了···童童···”




  “干嘛?”




  “那个····就是约会的话···是不是要牵手的。”




  如果是和别人说也就罢了,这是邬童,邬童什么时候在意过他人的眼光,他确实没想到班小松会这样邀请他,他不知道班小松在想什么,但他隐隐约约感觉到了班小松的变化。




  握紧了班小松的手,一路拉着他的手直到他的手心也冒出汗,“童童···童童我只是说牵一下···差不多该放手了吧···”




  邬童果断的拒绝了他,“不行,我放手你搞不好会逃掉。”




  “不会啦,我怎么可能逃掉啊!”




  正在两人说话的同时,四周传来了各种各样小声议论的声音,有疑惑为什么两个男生牵手的,有夸赞邬童长得帅的,而更多的人都议论起了班小松,班小松刚才被邬童牵着踉踉跄跄小跑着过来,头发被吹得翘起露出了眉毛,小脸异常可爱。




  “那边有熊猫人的表演,要看吗?”邬童看见一群人往正右方挤过去,班小松愣愣地点点头,两个很快就被紧跟上来的大部队挤到中间,好不容易排到前面,邬童望着台上的几个熊猫超人,忽然有些感慨,“我以前很喜欢这部动画片,我妈以前带我逛商场的时候也看过熊猫超人的表演。”




  班小松忽然用力回握了下邬童的手,他抬着头望向邬童,“以后你想看,我随时都可以陪你看。”




  邬童微微一笑,时间越长越离不开旁边的这家伙,邬童现在已经没法想象自己的世界里没有班小松的存在。




  “还想玩什么?”




  班小松看了看地图上剩下的项目,“按顺序来吧,我们去坐摩天轮吧!”




  邬童点头同意,绕出了看表演的人群往摩天轮走去,因为小动物游乐园的摩天轮比较小,绕一圈也就5分钟左右的事儿,可班小松像是从来没有坐过摩天轮一样,一上到摩天轮就对着透明窗外的远景惊呼起来。




  “哇!童童,快看,你快看啊,那边那座桥好像假的一样啊。”




  “红色尖顶的那座建筑是什么,看起来好酷啊,哇,我们以后有空的时候找找看那边到底是什么吧!”




  “哇哇!童童!那边那是学校吗,好像我们的学校啊,你看是不是啊!”




  邬童安静地坐在班小松对面,看着他一脸开心手舞足蹈的模样,心里觉得很满足,看着看着也不由跟他一起笑了起来。




  班小松注意到邬童在看他,用手轻轻推了邬童的脸一把,“童童你看哪儿呢,别看我看看外面的风景啊。”




  “你比较好看。”




  班小松之前脸上刚褪下去的红晕再次烧了回来,“我···我是男生···不···不能这么说啦。”




  邬童笑而不语。




  下了摩天轮之后两个人逛到了卖礼物的店铺,班小松站在一堆游乐园吉祥物玩偶面前纠结着要给朋友带礼物到底选哪一个,左右手各拿了一只吉祥物嘴里自言自语。




  忽然班小松感觉有人将什么放到自己的头上,然后听见邬童喊他,“看这边。”他转过头,“哎?”就被邬童连拍了十几张。




  “挺可爱。”邬童看着手机里的图发表感想,班小松忙凑上去,“什么什么?给我看给我看下。”然后他就看到邬童手机里戴着兔子耳朵的自己,可爱是可爱,不过放眼望去,这礼物店里买兔子耳朵的都是女孩子,让他有点尴尬,“不太好吧?”




  “你比他们都适合。”邬童手指在手机屏幕上点了点将刚刚拍摄的照片设成手机桌面。“我···我现在摘下来了,你···你等下照片也发我···”




  “不要。”




  “啊?为什么,这是我的照片诶!”




  “我买的我拍的。”




  “切,小气鬼。”




  “哦,那要不要小气鬼请你吃冰淇淋?”




  “冰淇淋?!要!要!”班小松立刻忘记还戴着兔子耳朵的事,蹦蹦跳跳跑出了礼物店找推冰淇淋车的小姐姐要了一个草莓味的冰淇淋甜筒,“嗯!好好次!”邬童跟着他身后从口袋里掏了钱递给店主,班小松转过身将甜筒伸到邬童的面前,“童童,你也要来一口吗?”邬童冲着班小松刚刚舔过的地方咬了一口,“啧,太甜。”搞得旁边卖冰淇淋的店主小姐姐很是尴尬。




  “不···不客气。”班小松盯着邬童咬的地方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他平时都不会在意这个的,都是听了妈妈早上说的那些话,他都变奇怪了。




  “喂,班小松,要化掉了。”邬童提醒道。




  班小松赶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还好没有滴到,只是流到了手腕上,“谢谢啊,还好衣服没事。”然后侧过头伸出舌头轻轻舔干净刚才流到手腕上的冰淇淋,邬童看着他的动作,喉结上下动了动,“你在别人面前都这样吗?”




  班小松的动作停下来,他不太明白邬童在说什么,这样没有防备的诱人的模样,到底有多少人看过?邬童又有些生闷气,他忽然感觉到背后有相机快门的声音离他们很近,回头发现两个死宅模样的胖子正举着相机好像在拍班小松,邬童拉着班小松快走了几步,当走到一个拐角时,邬童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顶鸭舌帽,把班小松头上的兔耳朵戴到自己的头上,再用鸭舌帽盖住班小松的头还压低了帽檐。




  “童童?怎么了?”




  “别让他们看到你这么可爱。”




  “·····”




  一直逛到傍晚,班小松都是保持着戴鸭舌帽的状态,被邬童牵着手渐渐习惯了起来,“我们走之前要不要问问阿佲和小北北他们在哪啊,可以一起走。”




  邬童不悦道,“他们自己会回去的。”




  “喔······”




  “怎么了,跟我单独回去不愿意?”




  “不是,不是的!”




  两个人已经快走到游乐园的大门口,班小松低头沉默着好像在思考着什么,表情变化相当精彩,邬童掏出手机给沈佲发了条信息说(我们和班小松先撤了,就不等你们了。),班小松趁着这十几秒空余时间的思考终于鼓足勇气握住了拳头闭着眼睛对邬童说,“童童···那个,那个,约会···约会····我看····我看电影里约会···约会他们都会···都会亲···亲亲。”然后涨红了脸蛋,太奇怪了,他太奇怪了,他这样邬童一定会觉得他很奇怪,但是不是说了是约会吗,是约会的话,应该这样没有错吧?




  “那是情侣做的事。”邬童的语气听不出什么情绪。




  班小松低着头,“嗯···嗯···我知道····我就···就是问一下···”




  “不过你想也不是不可以。”没有给班小松任何思考的时间,邬童伴着落日的余晖往前一步低头凑了过去轻轻吻上班小松的唇,只持续了一两秒便重新站好,班小松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红着脸颊撇开眼神不敢再看邬童一眼。




  





评论

热度(2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