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只大白熊

立志做一名耿直的凯源汪

谁先告白谁是攻(1)

班小松X邬童。


嗯哼,这大概是一个班小松想办猪吃老虎,被邬童识破,反而被嘿嘿嘿~估计是个短片吧?科科。


“邬童邬童~你就等等我嘛。”班小松一路小跑,紧跟着步履匆匆的邬童。

“我说了我不去。”邬童被烦的实在没有法子,只能停下脚步,转过身,面对着气喘吁吁的班小松。

“你就帮帮我嘛~邬~童~”,邬童吃软不吃硬,这点班小松早就料到了,所以坚持不懈发挥着他的撒娇卖嗲的本领。

“班小松!”邬童瞪了班小松一眼。

“唉!到!”班小松睁着他滴溜圆的眼睛傻乎乎地看着邬童。

“你又欠我一个人情!”邬童说完,用脚轻轻踢了下班小松的球鞋,让班小松跟上。

“略略略,这个臭屁。”班小松在邬童身后偷偷办了个鬼脸,然后乖乖的跟在邬童的身后。

再过几天就是邬童的生日,好不容易在小王的怂恿下,想办个生日会,请请棒球队的成员和天天秀恩爱的蜜桃夫妇,也可以和他们多促进促进感情。

毕竟陶西还是棒球队的直系教练,就算现在不来上课了,一到下午自习课,他还是会准时出现在操场,穿着格格不入的正装,哔哔哔的吹着响哨,督促他们的练习。

结果过了几天,陶西不知道搞什么名堂,非要先抓两个人去试一下他最新的棒球训练法,毫无疑问,班小松肯定是第一个报名的人。

其他人是说什么也不肯去,他们可是领教过陶西那个老狐狸的花招,每个人都以各种病痛远离这要人命的折磨,班小松想来想去,尹柯是不可能了,妈妈这么严,其他人一副吊儿郎当样,那最佳人选不就是————邬童!!

邬童答应班小松也不是没有私心的,有天下午,班小松不知道哪根筋抽了,非要邬童来家吃饭,结果饭还没怎么吃完,就满嘴油的拉着邬童冲出家门,吓得邬童以为班小松在跟他演情景剧。

结果班小松带着他来到棒球场,神神秘秘的把自己做的纸状奖杯举起来,递给邬童,认真的说道:这边还有5分钟就要关门啦,我知道邬童以前的队伍得过很多奖杯,班小松顿了顿,大声说道:

“我没获过奖杯!却还是想和邬童你一直一起打棒球!所以你别放弃,奖杯我也会努力带给你!”

班小松眼睛亮的不像话,直勾勾的看着邬童,好像在跟他承诺什么一样,邬童心里已经不知道跑了多少个圈了,却还只是伸手接过奖杯,揉揉班小松的头毛,说了句傻子。

以前邬童还觉得班小松太烦了,一股子的热血缺乏冷静,他和班小松简直两个世界的人,倒不是说他多讨厌班小松,他只是更偏向现实,梦想如果能这么快实现,为什么还要有个梦字?

结果班小松让邬童见到了不一样的世界,努力,向上,永远的元气满满,为了棒球队,可以做这么多一开始就没希望的坚持,为了安慰那个时候的自己,班小松可以想尽一切办法,那是不是其实他也有点喜欢自己呢?

从那以后,邬童看见班小松就莫名有一种占有感,对班小松也是无微不至的呵护,恨不得把班小松圈在自己身边。邬童找栗子说过这件事,毕竟作为班小松的竹马,问一问也没什么嘛。

栗子不想理他,马上笑着拱了拱手,说了句百年好合啊,就溜去找小伙伴上厕所了,她可不想管这对笨蛋情侣,因为班小松在上个星期,也问了类似的问题。

对呀!是爱!是喜欢呀!干嘛不承认呢!邬童脑回路极具上升以后,竟觉得轻松无比起来。

等邬童回过神来,看着因为奔波太累,趴在自己身上睡的跟猪一样的班小松,叹了口气,年少情感得不到回应是常事,更何况是班小松这个大糊涂鬼,他哪里知道什么话对邬童最有杀伤力,只是本能的打直球而已。

“喂,班小松醒醒。”邬童轻轻晃了下被班小松靠了将进半个小时的手臂,示意这只猪到达目的地了。

“邬童~哎嘿嘿~”班小松半梦半醒的擦了擦自己的口水,没脑子的对邬童傻笑着。

邬童嘴上说着傻啊傻,内心早就被萌的说不出话,上帝,你创造班小松的时候,是不是把可爱元素都撒给他了?!

“东西拿着下车。”邬童把自己轻到不行的背包丢给班小松以后,主动拿起班小松和自己的行李箱,快速提下车。

班小松也随着邬童,蹭蹭蹭下的了车,却还是一路傻笑,邬童还挺会关心人的嘛,这么为别人思考,果然跟源哥呆久了,性格总有点变化嘛,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臭屁。

“班小松傻笑什么呢?包拿好,掉了饶不了你。”邬童走的快,回头瞪了班小松一眼,转头回去的时候,嘴角却怎么也止不住的上扬。

“唉~来啦来啦。”班小松急忙跟上邬童的脚步,生怕邬童等下因为自己拖拖拉拉真生气了。

“………”邬童看着目的地,忘了一眼同样惊讶的班小松,就猜班小松应该也是被蒙在鼓里的。

“叮——”的一声,邬童的手机来了信息,果不其然,就看到陶西发来十分欠揍的短信。

“不好意思啊邬童,老师肚子疼来不来,又不好意思打击班小松,你们已经到了吧?那你就和班小松在我公司酒店附近好好玩啊~报我名字就好,会有人接应你们,爱你的陶♪( ´▽`)。”

“干。”邬童低声骂了句,看着班小松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邬童干脆就开始忽悠班小松,以各种乱七八糟的理由,先把训练搪塞过去,提着行李,走进陶西的酒店。

“你们就是班先生和邬先生吧,陶老板跟我们说过了,你们房间号是0715,并且这是你们的房卡,请收好~”前台服务员笑着递给邬童房卡,做了个请的手势。

邬童嗯了一声,拿着房卡,把两个行李箱往旁边的行李托运车上一丢,就揪住班小松的后脑勺,慢悠悠的往酒店房间走去。

班小松看着只拿了一张房卡的邬童,嘴角突然慢慢的微微上扬,并在心里默默给陶西打了个响指,小声说了句:干的漂亮。






ᶘ ᵒᴥᵒᶅ:邬松is real !!!

评论(4)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