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只大白熊

立志做一名耿直的凯源汪

谁先告白谁是攻(2)

两个姆妈的小宝贝儿终于么么哒啦。

邬童X班小松。

陶西要训练是真的,过几天是邬童的生日是真的,班小松喜欢邬童,也是真的。

其实说句实话,班小松对邬童的第一印象还不赖,因为玩棒球的男孩没几个会干干净净的,脸上满脸的痘印也应该是这个年纪男孩的标配。

邬童却和他们不一样,好看的桃花眼,高挺的鼻梁,脸上也是健康的小麦色,干净的不像话。

认识以后,班小松发现邬童的性格也是漫画男主的标配,酷酷拽拽,心里其实是软的不像话,他只是用自己的方式保护那个孤独的自己,如果说自己是热血,那邬童绝对属于中二,毕竟,他是真的想当海贼王的人。

再到后来,班小松看到邬童为他竟然打了前队友,为了哄无理取闹的自己,亲自做小蛋糕安慰他,打进决赛的时候,班小松亲耳听到邬童告诉他,他打棒球并不是觉得棒球有趣,而是因为自己的时候,班小松承认,他彻底沦陷了。

意识到自己可能喜欢邬童的那天,班小松一个人在教室里做了很久很久,直到门口的保安大叔第五次不耐烦的叫他快回家的时候,班小松蹭的一下,戴了顶帽子,连书包都不拿了,就跑了出去,把保安吓得魂都快出来。

他脑子第一个想到的是问问栗子,毕竟是自己的竹马,还是个女孩子,应该对感情的事情比较懂吧。班小松那天跑的很尽力,心不知道是因为要知道答案了跳的格外的快,还是因为自己跑的太奋力了。

那班小松,为什么你要跑的那么奋力呢?对呀?为什么呢?班小松开始慢慢减速,心里突然蹦出的想法一直在脑子里循环,对呀,为什么呢?

因为,我是真的肯能喜欢上他了,当他跑的这么尽力的时候,班小松其实早就知道答案了,他是喜欢是真喜欢,那天的最后,只离栗子家几步路的班小松,没有再上去找栗子。

而是独自一个人,坐在湖边的椅子上,看着手机,给栗子发了条短信,栗子,我喜欢上邬童了,怎么办。叮的一声,手机接收到了新的短信声音,是栗子。

班小松看着短信,终于把他的自卑,委屈,无奈,不甘心全部爆发了出来,他把帽子往下压了压,把头埋进了自己的臂弯里,眼泪止不住的就流出来了。

栗子是这么说到:我们早就知道了,能怎么办?当然是追啊!谁先告白谁是攻,不要对不起我给你写的同人文………栗子心满意足的发完短信,突然才意识到自己是邬松党,这么说感觉要让班小松反攻一样,算了不管他。

班小松看上去幸福美满,爸妈也是宠的不行,单其实对感情,他更多的是害怕,是担心,是对球队的放不下,毕竟男孩子对男孩子的感情,谁又会支持呢?栗子的短信无疑消除了班小松所有的顾虑。

她用她的方式,告诉班小松,球队永远是我们的球队,我们也永远是你的朋友,不要怕,去做就好了,这让班小松感受的是另一种不一样的感情,是安心是友情。

所以他打算在邬童生日那天告诉他,他喜欢他,班小松承认自己很自私,他不想邬童去美国,更不想让自己带着遗憾,看着邬童去美国。

所以,他跟陶西说了这件事,想以训练为目的,好好让他们处一段时间,让他表达完心意,之后邬童要走要留,都不关他的事了。

陶西安谧夫妇刚经历过分别,看不得这种得不到回应的感情,陶西更是让班小松去他企业下的酒店,让他们好好呆两天,事先保证,不告诉邬童。

“邬童……陶老师没来,那我们……”班小松试探性的问着邬童,下意识想让邬童做决定。

“我都来了,班小松,这可是你的错,你不打算补偿补偿我?”邬童躺在双人床上,拖着脖子,盯着班小松。

“怎,怎,怎么补偿嘛,我也是受害者啊。”班小松越说越小声,耳朵也被邬童盯着开始慢慢发红。

“唉,傻子,休息一晚,明天就走吧。”邬童转过身,拿起手机就趴在床上玩了起来。

“哈啊?!”班小松一惊一乍的把邬童吓了一跳。

“班小松,你鬼叫什么?”邬童无奈的挑着眉,看班小松想干些什么。

“没没没,没事!邬童!我看这边风景不错,不然我们晚上去看看吧?”班小松急忙摆手,有些手足无措。

两个男孩子去散步,有些太那什么了,班小松还在找理由想怎么让邬童接受,就听见邬童笑盈盈的对他说:好呀。

“啊?哦哦,那我先去洗澡了,晚上一起出去哦!”班小松大脑当场当机了,慌乱的拿起浴巾就走进浴室。

班小松原本是想后天跟邬童好好告白,怎么计划变的不一样了?!what?那只剩下今晚这个机会了?什么都没准备!怎么办啊!!

班小松还在浴室里疯狂抓狂,邬童听着浴室里的班小松的动静,勾起了嘴角,悄悄的给栗子发了个谢谢,就关上手机,双手抱头的枕在枕头上,等着班小松。

“你不开心?”邬童看着班小松第三次往牛排上浇汁,故作疑惑的问道。今天班小松穿的跟平时大不一样,松垮的衬衣,配上紧包住小腿的黑色背带裤,一边的肩带也不好好穿,随意的耷拉在身旁,一副蠢萌乖宝宝的样子。

“啊?没有啊没有啊,牛排……多汁才有味。”个屁嘞!班小松看着黑艳艳的牛排,只能选择默不作声的委屈吃掉,告个白也太痛苦了,班小松发誓自己如果没成功,打死也不再来第二次。

“这个布丁蛮好吃的,你吃这个吧。”邬童可不想看到班小松一脸苦瓜样,马上给了个台阶,让班小松好收场。

“邬童!!你真是太好了!”班小松像看到救世主一样看向邬童,接着拿起勺子就是猛吃,嘴巴塞满了邬童投喂的各种甜点,整个腮帮子鼓鼓的,像极了只兔子。

“忍耐也是成功道上的痛苦过程”邬童心里是这么想的。

饭后,两个人就去了中午班小松提议的小道散步,来来往往的情侣真是没亮瞎班小松的眼睛,心理诽谤着自己怎么选了一个好死不死的地方。

邬童看着这情形没有说话,好像当他们都不存在一样,一个人默默走在班小松旁边,看着班小松继续在纠结什么。

傻子,邬童在心里无奈的笑到。

“邬童,我突然想看鱼了!我们去湖那边吧!”班小松扯着邬童的衣服,把人往自己的方向带。

“好,”邬童边走边补充道:但是你确定大晚上看的到鱼?

班小松继续打着哈哈,废话,当然看不到,但是这么多人我也不好说啊!

“班小松,你在想什么啊?”邬童看着抠着栏杆的班小松,想引诱他讲出下文。

“还不就是想怎么跟你告白吗?”班小松呆头呆脑的说完以后,立马就感觉到了不对,脸瞬间红了起来。

“哦?”邬童饶有兴趣的看着他,并把身子向前倾了一步。

“不是不是,我是……那什么………我其实”班小松看着邬童的举动更慌了,天啊!怎么就说出来了,我在干嘛?!完了完了,会被邬童认为是变态的吧?

“班小松!”邬童把手扣向班小松的后脑勺,并往自己这边带。

“唉?到!”班小松就这么傻愣愣的随着邬童的动作靠向邬童那边。

接着班小松感觉到邬童柔软的唇轻轻地印在他的唇上。邬童试探的轻触,温柔的摩挲,辗转流连,轻柔吮吸,一边奈心的等待着班小松的反应。

邬童的气息近在咫尺,异样的酥麻瞬间蔓延而至,让班小松的心跳跳的极快,随着邬童搂腰的动作,班小松几乎整个人跟邬童毫无空隙的贴合在一起。

微风拂过,邬童缠绵着加深了这个吻,手也轻抚着班小松的后背.即使隔着衣服,班小松也感受到了邬童的热度,在放开班小松前,邬童恶趣味的在班小松白皙的脖子上种了个草莓,在揉了揉班小松的炸毛的后脑勺。

“唉咦???”班小松傻乎乎的跟着邬童的节奏,怎么就被莫名其妙的亲了?嗯?!初吻没了?邬童??喜欢我吗?亲我干啥?

“班小松,你可算说出来了,我还以为你真打算把你男朋友憋死。”邬童笑盈盈的抹上班小松亮晶晶的嘴角,歪了歪头,表示无辜。

“啊?嘿???啥???”班小松脑子里只剩下几个感叹词了,语言表达能力在这一刻全都还给了各科老师。

“我很早就喜欢你了,很意外吧。”邬童看着班小松的眼睛认真说到。

评论(8)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