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只大白熊

立志做一名耿直的凯源汪

双向单方协定

好喜欢这样的文笔!嗷嗷嗷嗷嗷啊

筱野:

没看完跨年,没看秒拍的瞎几把编产物












成为艺人已经和无法与家人一起画上了等号。跨年不可以,春节不可以,外公的生日不可以,小姨家添了个小不点不可以。年少成名让他们失去了太多和家人一起的日子。

倒计时钟声,五四三二一。

王源带着笑容活力满满地在舞台上跑来跑去,机灵乐观的样子引得诸多前辈将他围住,一大群人凑在一起兴奋地迎接着新一年的到来。

王源和他们互道新年好,短暂地拥抱,站在舞台上看着天空飘落的彩带,地面燃放的烟花,一瞬间心里有些疲惫。但他依旧带着笑,退后一步,撞到一个人的身上。只是一下的接触,但是碰到脖颈的头发,和淡淡特殊的味道还是让他瞬间安心下来。不知道那人是不是怕他没站稳,轻轻扶了他一把,按在肩膀上的手隔着衣服没有力道却有温度。

那个人很快就离开了,接着是更多的人围在身边,前辈,舞美,每一个人都要好好感谢,很多人要拥抱。王源碰了碰自己的肩膀,嘴里的糖开始慢慢的融化,他又笑开了,不知道那个人的嘴里和自己的是不是一个味道,想要分享给他,自己的这块很好吃。




虽然已经习惯了,可是经历了这样兵荒马乱的一晚王源还是会觉得疲惫。脸上带的妆在后台已经卸下去了,回到酒店他只想趴在床上连脸也不想洗。

相对于他王俊凯体现出来的是另一种勤快,回了房间就赶快换了一套衣服,在王源迷迷糊糊昏睡之际,澡也洗好了,披着浴巾过来晃躺在床上的人。

“王源儿,洗了澡再睡。”

王俊凯的头发没擦干,王源被时不时滴落下来的水珠冰得缩起了脖子。他太困了不想睁眼,往被子里又藏了藏,哑着嗓子问:“王俊凯,你用冷水洗的澡吗?这可不行啊。”

王源困起来的声音有些软糯,不像平日里那般清凉了,王俊凯听着心里跟着一软,去被子里挖他,架着胳膊把人慢慢拎出来去摸他的脑袋笑着说:“你困傻了吧。”

“骗我。”王源眯着眼睛摸他的脸,稍稍嘟着点嘴耍赖说:“王俊凯我今天不想洗澡了,咱们将就睡一晚吧,求求你了。”

王源耍着宝求人的时候修长的双手总是合十,来回搓两下,算是撒个娇了。以往王俊凯总是傻笑着看他那副可怜的小模样把冰淇淋从身后拿出来,可是洗澡是原则问题不可动摇。他一把攥住王源的双手,虎牙在无名指的指尖上硌了一下。

轻微的刺痛让王源从刚才浑浑噩噩的状态中脱离出来,好歹是清醒了些,他摸着指尖上那个坑冲王俊凯撒着气:“你怎么这么烦,亏我还想把糖给你吃。”

“糖?”王俊凯有些奇怪,以为他是含着糖睡觉,捏着他的腮帮哄着说:“啊,张嘴,我看看糖在哪呢?”

王源被捏出来个金鱼嘴也不肯张嘴,口齿不清地说:“现在哪有糖了,刚才在台上被我吃完了,我还想挺好吃的应该给你留半块好了。你那块好不好吃?”

王俊凯被他逗笑了,贴近了去蹭因为困倦有些泛红的眼角:“想知道好不好吃你来尝尝啊。”

很明显王俊凯就是在耍小心思,王源并不在意,揽住他的脖子,结结实实地亲在虎牙还外露薄薄的嘴唇上,舌尖从牙尖舔过吧唧两下嘴评价道:“你刷牙了,没有糖味了。”

王俊凯撑在他两侧,开玩笑着埋怨他:“谁让你不和我一起洗澡偏要睡觉,早一点不就尝到了,不过你的这块真的很好吃,王源儿味的,甜甜的。”

王源被他调笑了也不反驳只是捻着他头发上的水过了半天才闷闷地说:“我想赶快睡着,刚才我梦见我爸妈了,我想他们了。”

王源的声音很轻,仿佛是贴着他的耳朵。王俊凯呼吸一滞抱住还带着被窝里慵懒热气的人倒在床上。王源觉得自己被压的肋骨有点儿痛,可是感觉并不差,他贴着王俊凯的脸颊像是叹息着说:“还好,王俊凯。王俊凯,还好有你。”

“因为我也是你的家人啊。”王俊凯直视着他的眼睛:“你不是一个人,你身边不还有我这个家人吗?我会一直陪着你。”

“荣耀给你。”嘴唇落在眉心。

“低谷给你。”嘴唇落在鼻尖。

“年少成名给你。”嘴唇落在下颌。

“一路陪伴给你。”嘴唇落在喉结。

“你真的很烦,你总弄哭我然后再笑我。”王源捂着眼睛不想去看他,但是手很快被拉开,手背上咸涩的泪水被另一种潮湿取代。

“是啊,我这么讨厌。所以我,”嘴唇落在嘴唇上是一个吻:“把我赔给你。”

“你这个人最有心机。”王源吸着鼻子去咬他的嘴唇,不满的抱怨:“你问过我同意了吗?”

“那你让我喜欢上你的时候也没问我同意啊。”

王俊凯笑的奸诈:“我们算扯平了。”

王源攥紧了他的衣服:“别以为一下能扯平,我要跟你拉拉扯扯一辈子,从这个世纪一直活到下个世纪。”

“好啊。”王俊凯舔了下虎牙:“不过现在首要是赶紧洗澡,我不介意和你再洗一遍。”



台上混乱拥抱的时候王俊凯私心把手盖在王源的手上,哪知道身边一脸兴奋的人曲起手指在他的手心画了一个图案。他笑着默不作声将那颗心紧紧地攥在手心。

end

新年第一篇短篇。哥哥弟弟要喜乐平安啊。

评论

热度(644)

  1. Kkkrr-筱野 转载了此文字
    太浪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