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只大白熊

立志做一名耿直的凯源汪

君生我未生【师生】

啊啊啊啊啊啊

苏晴安。:

>>感觉是哭包神经病少女攻X外表正经内心狂野温雅受


>>一个短打,1W3完结,OOC预警预警预警! 


>>年龄设定要反过来。


 


001.


 


C城里有三个带数字的学校被称为这座城市里最好的高校,在众多其他学校的口中,这三所学校的名字一句话就可以概括:“真是一个死三八。”


 


这样简单的一句话里,饱含了多少莘莘学子对于这三所学校绝对权威的的实力的怨恨和嫉妒,简直是不足以对外人所表。


 


王源作为北京师大中文系跳级毕业的硕士高材生,大学期间获得奖项无数,发表论文无数,刚刚一回到家乡这片热土上递出简历,就立刻成为了买方市场,被“一个死三八”争来抢去,他也没有过多地抉择,很快就和这个死三八里的那个八签订了合同,成为了一名高一的语文老师。


 


原因无他,“一”已经是强弩之末,而“三”则是他的母校,过去碰到老师变同事,讲道理根本不知道怎么相处好吗?


 


“哎,要知道这个班级的学生这么难管,当初还不如回去和母校低头不见抬头见呢。”王源端着自己的紫砂壶茶杯望着楼下做操的学生,痛心疾首地喝了口里面草莓味的牛奶,推了推眼镜,重重地叹了口气。


 


楼下做操的学生里最高最帅,也是最懒散的那个仿佛是感受到了王源的目光,抬起头咧开一口大白牙冲着教学楼挥了挥手,王源一口草莓奶呛在喉咙管里,无可奈何地盖上了茶杯盖,转身离开了窗户。


 


002.


 


学校里通常有两种风云人物,一种以学生会走狗为首,学习好,社会工作好,或许体育也挺好,总之除了是一群走狗之外没什么不好;不明真相的小学妹小学弟通常还是会相当喜爱他们,为他们摇旗呐喊;升旗仪式,各类活动也有他们的身影,不风云也不行。


 


另一种,则是以王俊凯为首。


 


对,你没听错,就是以王俊凯为首。哈,王俊凯是谁?你有没有毛病,这必然是个人啊?!


 


以王俊凯为首的这类人,长得高,长得帅,家里巨有钱,是全校所有女生和部分男生看到了都忍不住要整理整理自己的头发和衣服,在他们面前溜达一圈,悄摸着拍个照的类型。


 


他们即使坐在教室里不动,每天都会有一百二十个关于他们的风流故事在校园内传来传去,如果有一天他和一个女生多说了一句话,那等着吧,这个女生这一天一定会成为人民的公敌,那一百二十个故事里,她死一万次都不足惜。


 


无他,高富帅而已。


 


王俊凯确实是除了帅什么都不行,他进八中是家长花钱砸进来的,砸钱也就够扔在一个最差的班上,本来父母还想和老师多聊两句,结果看到王源一张嫩得能掐出水的脸,连那想多聊的两句也省略了,当即拖了行李箱出校门,飞去不知道哪个国家。


 


王源刚刚端着茶杯回到办公室,就听到里面一阵轰笑,年纪最大的历史老师手里拿了张卷子甩来甩去,讲着笑话:“哎哟,你瞧瞧你瞧瞧,这题写得,欧洲工业革命的发起原因?没钱了要赚?哈哈哈哈哈,什么跟什么?”


 


“诶,小王老师来啦,过来看看你们班王俊凯的卷子,差点没把我们笑死。”眼尖的英语老师看到王源走进来,连忙一把拖住他,往他手里塞了刚才历史老师扔过来的试卷,王源礼貌地笑了笑,随手翻看,正是那张“要赚钱”的历史试卷。


 


可笑?那确实是挺可笑的,可是你们为人师表的这么嘲笑小朋友真的对吗?王源暗自腹诽,表面上却也没说什么,只是捏着那张历史卷子回了自己座位上,这才仔仔细细地把它前后翻看了一下——一共得了十六分,正好是对了四个选择题,还不知道是不是蒙出来的。


 


厉害了我的凯。王源喝了口牛奶,开始看综合题——其实也没那糟糕,王俊凯的得分虽然很低,但是后面卷子上的每一道题,其实他都是答了的,用一种和他外貌极其不相符合的丑陋字体写满了整张卷子,东一块西一块的黑疤,丑得王源想把这卷子吃下去。


 


但是,至少态度很端正,实在编不出来的问题,他都还是老老实实地抄了两遍题目,至少没让卷面留白。


 


……哎,愁人。王源把王俊凯的卷子放到一边,拿出一张记录表把他的问题简单地记了上去,然后蹭到张老师的身边,恭恭敬敬地求到:“张老师,你把我们班的历史卷子都给我看看呗,我分析分析。”


 


历史老师穿着一身油渍斑斑的夹克,听到王源这话,心里复杂了一瞬,却还是哈哈了两声,把一叠卷子取给王源,乐道:“哎呀,分析什么分析,小王老师,咱们这个办公室带的学生啊,说不好听了就是一群太子公主,他们哪里在乎读不读书,得了,你拿去看看吧,当看了个笑话,解解闷。”


 


“就是就是,知道你年轻,想做出成绩来,但是哪里有必要哦,学校根本不会看你有没有把这个班带好了的;何况你现也只是顶岗,明年李老师生完孩子回来,你就继续回去正规走新人教师培训去,前途无量着呢,这群学生,没必要计较。”英语老师一边涂指甲油一边批卷子,分点心思出来教育王源,一道指甲油就划到了卷子上,她也像不在意那样,拿了陀餐巾纸随手擦了擦那张卷子,继续涂指甲油。


 


王源脸色有些尴尬,还是笑了笑,说道:“咳,这不是闲着也是闲着,那我拿走了,谢谢张老师。”


 


003.


 


看了一上午试卷,等到王源终于感受到肚子里的饥饿的时候,已经中午一点多了。


 


办公室里面空荡荡的,王源揉着自己酸痛的脖子,开了盒草莓牛奶倒到紫砂杯里,准备出去放放风,顺便找个能吃饭的小店。然而他刚刚才把办公室的门打开,门外就蹿进来了一个人,捧着一个饭盒献宝:“老师,你都没出去吃饭,是不是饿了,我把我的给你吃。”


 


王源抬眼看了看捧着饭盒的王俊凯,皮笑肉不笑地往旁边一闪,拉上了办公室的门,说道:“哦,谢了,你自己吃吧。”


 


王俊凯被打击了一秒,马上又抬起头来,笑嘻嘻地摇尾巴:“王老师,你不要这么冷漠嘛,我是让你吃饭,我又不会吃你。”


 


小屁孩,谁吃谁呢。


 


王源喝了口紫砂杯里的牛奶,高深莫测地扬起下巴,看了王俊凯一眼,冷笑着摇了摇头,端着茶杯一派道骨仙风地往前走去,过了一阵,空气中来穿来一声客客气气的道谢:“谢谢,不必了。”


 


王俊凯听到这声道谢,忍不住在原地愣了两秒,愤恨地一踢办公室的门,把饭盒整个扔进了身边的垃圾桶。


 


王源借着手机的反光看了一眼王俊凯的动作,微乎其微地摇摇头——这小屁孩太烦人了,而且显然脑子可能不太好使。举个例子,开学第一天他就大言不惭地站在讲台上说:“大家好,我是王俊凯,我新学期的目标是追到王老师。”


 


那魄力,那胆识,王源当即鼓了鼓掌,把他踹了下去。


 


本来一开始还以为他只是给新来的老师下马威,没想到这学期都过了一半,他还是身体力行地践行着追求的计划,问题的时候塞束花,每天买一块巧克力在语文课之前放到桌上,写作文全都是表白,如此等等。


 


哎,太烦人了。作为一个根红苗正的小GAYGAY,王源表示,王俊凯除了身高和脸,真的没有哪一点是他喜欢的那个款。


 


004.


 


下午上体育课前,王源留了学号前十的人来自己的办公室,趁着体育课一节四十分钟的时间,把上午花时间整理好的试卷的问题逐一和这几个人分析,然后又手把手地给他们定目标。


 


王俊凯排在最后一个,听到王源叫他,连忙兴奋地跑了过来,坐在他身边的椅子上,马上在王源的大腿上吃了把豆腐,乐道:“老师,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这么关心我的学习。”


 


你是没看到刚才你前面的九个兄弟吗?王源在心里默默腹诽,把王俊凯的手从自己大腿上扔了下去,冷静地展开了自己给每一个学生的开场白:“王俊凯,老师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只要你努努力,我相信你的成绩很快就能上来,来,我们先来分析分析你的卷子……”


 


王源刚刚说到这里,就感觉自己身边的人小声吸了吸鼻子,他诧异地一回头,看到王俊凯突然就红了的眼眶。


 


漂亮的桃花眼一红就变得更勾人,小心翼翼地抽着鼻子和肩膀的小模样简直让人心疼。毕竟还是个半大的孩子,这样一哭就显得更小,一时间,王源也有点心软。


 


不过,一边是心软,一边也忍不住心里的吐槽——这这这你哭什么?我说什么了吗?我就让你分析分析卷子,不爱学习也不用哭吧。哦行了,看来我这个措辞还得再改改,等等,难道是你看到这只考了十六分内疚了?孺子可教也。


 


“别哭……一次考差了,没什么,这次考试又不是高考。”王源抽了张自己桌上的抽纸塞到王俊凯手里,犹豫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额,男子汉,要坚强。”


 


王俊凯拿过王源的纸巾,擦了擦眼泪,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说道:“老师,很久没有人说过我是个好孩子了,我是个好孩子吗?”


 


???你的哭点是不是太奇怪了这位大哥?王源槽多无口吐,连忙拿起自己的紫砂杯喝了一口冷静冷静,装作镇定地点了点头,扯开了这个话题:“行了,你当然是,来,我们来分析分析你的试卷。你看,你其实还是挺认真的,至少没开天窗……”


 


谁又会承认刚才心跳漏了一拍呢?毕竟他的眼泪也没什么了不起,不过是一种另类的胖虎效应罢了。王源修长的指尖扣了扣试卷,不再想东想西了。


 


005.


 


王源疲倦地靠着出租车的窗口,看着外面的万家灯火——C城真的是个奇怪的地方,深夜一两点都还有一些没睡的彩灯,点亮已然寂静的街道。这样的电量消耗,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浪费资源啊,可耻啊。


 


王俊凯浪费我睡觉的资源啊,可耻啊。


 


打洗你。


 


“诶,您这么晚了去公安局干嘛?”出租车司机犹豫着和王源搭讪,后座的小哥看上去干干净净的,穿一件白衬衣,戴一副圆框眼镜,书生气息浓厚,怎么看怎么不想晚上一点四十五分会需要去公安局的人。


 


“哎师傅,你不知道啊,这当老师是不是上辈子欠了学生钱啊?你看看我,多可怜,这么晚了还要去公安局捞学生,苍天啊,我要困死了。”王源在同事面前装作一副少年老成,现在晚上捞到了一个陌生人,他身体里的话唠因子嘭地激发,喋喋不休地给司机吐起槽来。


 


“哎哟,那您可真的是个好老师。我跟您说啊,现在这个世道,最难的就是碰上一个好老师了,要是碰上一个坏老师,这孩子一辈子都毁了,可是现在啊,有师德的老师不多了。”


 


“哈,你怎么就知道我是个有师德的好老师了?”王源懒懒散散地靠着车窗,顺着司机的话问。


 


“那可不是咋的,这么晚了,外面还下雨,您还因为学生的一件事情跑出来,那还不是有师德啊。”司机在后视镜看了一眼疲倦的王源,喋喋说道。


 


“……没那么伟大, 就是看不过去罢了。”王源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不再讲话了。


 


师德,屁师德,等会把王俊凯领出来,打一顿再说。


 


打!洗!你!


 


006.


 


深夜的公安局没几个人,王俊凯坐在靠里的椅子上,头靠着墙,手上捧着一个一次性的纸杯,恹恹地打瞌睡;王源冲进警cha局里第一眼就看到了他,带着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今天非得打这小子一顿的卧槽心情,王源匆匆连忙走了过去。


 


刚刚一走进,王源就看到了王俊凯的左手上缠的一圈纱布,他皱着眉看那圈纱布,忘了兴师问罪,赶忙关心了起来:“怎么回事?谁给你包的?伤得严重吗?”


 


本来在打瞌睡的王俊凯一看到王源就蹭了起来,可怜兮兮地拿头蹭了蹭王源伸出来要看他手的那只手,这才委屈地喊道:“老师……”


 


“你真的是……给我看看吧。”下午还那么乖地坐在自己办公室抽噎的小朋友,转眼间晚上就在派出所见到了,即使是王源也吐不出合适的槽了,于是他只是坐在了王俊凯的身边,捧起他包成猪蹄的小爪子,细细打量,问道:“痛吗?”


 


“如果老师亲我一口的话就不痛了。”王俊凯眨眼睛卖萌。


 


“哦,那看来你不痛。”听到这样生龙活虎的调戏,王源这才放下心来,扔开了王俊凯的手,去找警cha签署文件。虽然王源没亲自己,但是王俊凯还是压抑不住自己眉梢眼角的喜悦,马上跟在王源的屁股后头撵了上去。


 


警cha叔叔拿文件给王源,絮絮叨叨地笑着:“哎呀,这孩子真不错,见义勇为呢。就是他身份证上面年纪太小,还得让大人来接一下。诶,他手上受了点伤,回去注意点,不要沾水啊。”


 


完了,见义勇为,这下没法儿打了。


 


王源面不改色地把文件签完了,礼貌性地微笑了一下:“辛苦警cha叔叔了,这个小朋友我带走了。”


 


007.


 


十一月的风有点凉,王源出门着急只穿了一件衬衣,一出来就冻得打了个哆嗦,王俊凯察言观色,马上要脱衣服给他披上,以展现自己的男友力,结果没注意自己的手,刚刚脱了一只袖子就触到了自己手上的伤口,痛得龇牙咧嘴。


 


这孩子是没长心吗,还是长得比较帅的人都不长脑子?王源震惊地上下打量了王俊凯一番,到底还是不忍心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家在哪儿呢,老师打个车送你回家,深夜别在外头乱晃了。”


 


“诶……老师,我能不能去你家啊。”王俊凯捂着自己受伤的手,低头看地。


 


哦?智商上线?知道示弱以达到登堂入室的目的了?王源再次震惊,忍不住重新审视起了面前这个小男孩,却没有说话。


 


“我家里一个人也没有,我不想回去,所以才在外面晃悠的……”王俊凯伸手拉住了王源的衣角,可怜兮兮地瞅着他,秋天的冷风从他拉起的那个衣角灌了进去,王源被冷风吹得一个哆嗦,然后还是点了点头。


 


008.


 


我一定是上辈子造了孽了才会深更半夜站在这里给一个喊饿的小屁孩做面条。


 


王源忿忿地扔了一把面条道锅里,拿筷子搅了搅,最后还是没忍心端一碗什么都没有的面条给王俊凯吃,于是把家里最后的火腿肠和鸡蛋都加进去了。


 


王俊凯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幕——全家只有厨房那块亮着灯,王源穿着一身毛茸茸的睡衣,背对他煮着面,低头时露出一截好看的脖颈;缓缓蒸腾的水汽和暖黄色的灯光很像一个家,带着很多温暖的意味。


 


他走到王源身后,伸手抱住了他,把脑袋架到他的肩膀上,轻轻晃了晃。


 


“放开,不然面汤泼到你的脸上。”王源冷淡地说道,手上拿着的筷子顺手搅了搅锅子里的面条,一派气定神闲。


 


王俊凯恋恋不舍地松开手,不甘心地小声说道:“老师,我喜欢你。”


 


喜欢喜欢,你那么厉害怎么不上天啊。就知道说喜欢,小屁孩你这是乱伦,乱伦造不造啊。


 


“我不喜欢你。”王源把面条挑在白瓷的面碗里,端上桌子,拉开王俊凯身边的椅子坐下,家里的杯子不是那个故弄玄虚的紫砂杯,而是一只特别可爱的马克杯,里面装上热热的草莓牛奶,这才像那么一回事儿。


 


“你喜欢我的,你就是自己不知道,你不喜欢我,这么晚了你干嘛去派出所找我,还带我回来啦……”王俊凯拿起勺子喝汤,喝了一半歪头看着王源,举起一勺面汤要他喝。


 


王俊凯长得很帅,勾人心魄的桃花眼因为灯光的关系微微眯着,已经有了男性磁性的声音充满了蛊惑的意味,一句一句的喜欢都砸在人心窝里最软的地方,王源心里动了一下,往后一躲,避开了那勺汤。


 


“不管是谁我都会去派出所接他,不是因为你是王俊凯或者不是,我去,是因为我是你们的老师。至于别的,我管不了你是不是喜欢我,但是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我是不喜欢你的,也不可能喜欢你,所以别白费力气了。”热牛奶升腾起的白气附上了王源的眼镜,他故作世外高人脸,说完这句话,把杯子往桌子上一放,就转身回去睡觉了。


 


妈的,这傻小子太帅了,只是看脸也有点心动,怎么破?


 


009.


 


太烦人了,太烦人了,这语文老师没法儿当了。


 


把红色签字笔往自己办公桌上一丢,王源愁得紫砂杯里的草莓牛奶也没喝下去,抬头刚巧看到自己班上的学习委员在英语老师那里戳着,马上使唤道:“诶,杨娟娟,过去把王俊凯给我叫过来,小破孩子,反了天了。”


 


杨娟娟听到王俊凯三个字眼睛马上就亮了,顾不得英语老师还在吩咐什么,随手抄起自己放在英语老师桌子上的卷子,马上就飞也似地跑出了办公室。


 


英语老师看着小丫头不淡定的反应,忍不住笑了起来,评论道:“王俊凯长得确实不错,家里还那么有钱,难怪这些小姑娘一天到晚围着他转来转去的。”


 


“呵呵。”王源很有礼貌地笑了笑,抄起自己桌上的草莓牛奶,瞟了眼课表,对英语老师说道:“陈老师,你下节课在四楼呢,还不过去要迟到了。”


 


“哎哟,可不是吗,真没劲。”陈老师自己也对了眼课程表,不太乐意地从自己的座位上挪了起来,收拾了几本杂书出了办公室;王源环视了一眼空旷的办公室,冷笑着哼了一声,放下了自己的紫砂杯。


 


“报告!”王俊凯端端正正地站在办公室门口打报告,然而看到办公室里只有王源一个人时,他也不忍了,反而是喜笑颜开地从门口挤了进来,颠着要往王源办公桌上扑。


 


“等会儿,把门关了。”王源翘起二郎腿,慢条斯理地指了指王俊凯背后的门,王俊凯不明所以,却还是停下了脚步,听王源的话去关上了门。


 


王源靠在转椅上,努力压着心里的火;王俊凯关好门,这才蹦到王源面前,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半蹲下去趴在王源的办公桌上抬头看他:“老师,你主动找我啦。”


 


太不要脸了,太不要脸了!王源怒了,他拍了把王俊凯的头,把他的作文本扔到他面前,怒道:“什么叫主动叫你,让你写材料作文你写了什么?自己敢不敢把这种不体面的话念出来?!”


 


“……老师,我想上……”


 


“闭嘴。”王源冷冷地看了王俊凯一眼,抽过作文本撕了个粉碎,连同上面那几个巨大的“老师,我想上你。”一起,扔到了垃圾桶里。


 


王俊凯眼巴巴地看着自己被撕碎了的作文本,眼睛都红了;王源却一把拦住了他要去捡作文本的手,狠狠说道:“你也不小了,这么大个人了,懂不懂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懂不懂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说一句你喜欢我就为所欲为?让你写作文,你在上面写些什么东西?一点老师的话都不听,你还想不想高考了?我知道你家有钱,那你以后就当一个啃老的米虫吗?”


 


“……可是我是真的喜欢你……你又不理我,我只能在作文本上给你写了……”王俊凯看着垃圾桶里自己碎成一片一片的作文本,心里面难受得不行,半个月前王源给自己煮的那碗面就像一个温馨的梦一样,现在这个梦也碎成了一片一片的,和作文本一起,丢在了垃圾桶里。


 


“喜欢,喜欢,喜欢。你脑子里能不能有点正经的东西,王俊凯,我当你是个孩子不懂事,没给你说过重话,但是今天我必须给你说清楚了,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仗着自己脸,仗着家里钱就无法无天为所欲为的人。这是在学校,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懂不懂?尊师重教懂不懂?你上课不听,考试成绩一塌糊涂,老师让你写个作文你看看你写的是些什么?我凭什么喜欢你,凭你这张脸吗?”王源说得咬牙切齿,一肚子的恨铁不成钢都夹在这话里扔给王俊凯了。


 


“如果我成绩好……老师就会喜欢我了吗?”王俊凯低低地出声,眼睛里带着点小心翼翼的希冀。


 


王源被这个眼神烫得心里一个瑟缩,却还是摇了摇头。


 


“王俊凯,你成绩好不好,那关系的是你自己的人生,不是我的,我不会因为你成绩好或者不好就喜欢你,但是你现在的样子,让我很失望,很讨厌。”


 


王俊凯垂下了头,静静地呆了一会儿,这才站了起来,他扭头走了两步,终于忍不住那样地转头看向王源,轻声问他:“老师,那我现在,还是好孩子吗?”


 


“是。”连思索都没有,王源脱口而出——他确实是这么想的,学校关的这群孩子,哪怕调皮捣蛋,成绩不好,却也没有真的心不好的,何况他也看到了王俊凯见义勇为受的伤,他或许是不上进,但是他是个好孩子,这毋庸置疑。


 


“谢谢老师……”王俊凯像是松了一口气,这才退出了办公室,帮王源再次关上了门。王源喝了一口手里甜得发苦的的草莓牛奶,忍不住把自己的手伸向了垃圾桶。


 


刚刚撕碎的作文本都在垃圾桶上面一层,很容易就捡起来拼好了,王源摩挲着自己拼起来的作文本上的胶带,看着那几个惊天动地的“老师我想上你。”忍不住又双叒叕叹了一口气。


 


小屁孩啊,毛都没长齐呢。这爱情游戏还是长大了点儿再玩吧。


 


010.


 


时光飞逝,高中生涯已经过去了两年;李老师生了孩子就辞职去彻底当了全职主妇,王源一个顶岗的新老师,也顶着顶着顶成了一个入校两年的旧人。


 


或许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的关系,虽然看似每次考完试他找学生谈话和分析是一种费力不讨好的行为,但是不知不觉之间,他手下这个太子班的学风确实变得越来越好,甚至出了王俊凯这个跻身年级前三十,也不愿意换到特尖班的学霸型奇葩。


 


作为学校风云人物的第二类,在高二上学期的时候,王俊凯还是不负众望地成为了学生会的最大走狗,也就是学生会会长;其转型之成功简直是天怒人怨。


 


对此,该班班主任非常激动地回应校报的采访:“感谢CCTV感谢CCGV……总之感谢一切。感谢天感谢地感谢阳光照射着大地。”


 


自从王俊凯发奋又不再一天到晚追着王源表达爱意之后,王源对他反而比之前还要上心了一点,逢年过节都会送他一些礼物,或者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或者王后雄,一套一套,精装版地提给他。


 


往事不用多提,只说现在便好。


 


人到高三,必须服老。太子班也增设了晚自习,每天有一个老师守着,可以随时问问老师问题。


 


或许是最近劳心劳力的, 王源一边守着晚自习,一边写着第一轮复习大纲,整个人困到忍不住要往桌子上扑,打印资料的字都有了重影,他揉揉眼睛,喝一口自己杯子里浓得发苦的铁观音,勉强撑着在那里看书。


 


好不容易把晚自习守完,王源困得脚步虚浮地回办公室放东西,刚刚贴到自己的转椅上,就忍不住睡了过去。


 


“老师,老师……”王源听着耳边有一个喋喋不休的声音,他忍着睡眠不足的剧烈头痛,把眼睛张开了一条缝,接着就看到了王俊凯那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蛋;困得没力气摆手,王源只能任由王俊凯把他摇来摇去。


 


“王……俊凯。”王源觉得自己的嗓子也困得发疼,举手想找草莓牛奶,刚刚伸出一个手指,却又想起了今天晚自习之前为了提神把草莓牛奶换成了铁观音,只好愤然地收回了手,虚弱道,“还没回家?你要,问题吗?”


 


“我问什么题!你是不是傻啊,你都烧成这样了!喂,老师?老师?王源?”这次王俊凯再喊,王源却已经彻底失去了意识,平时白皙的皮肤烧得通红,王源艰难地吐出一口气,又艰难地吸进去一口,然后就看不出到底是出气还是吸气了。


 


这样不行,王俊凯被王源吓得不轻,连忙把他翻过来背到自己的身上,撒腿就跑。


 


011.


 


王源醒来的时候,王俊凯正把脑袋搁在他枕头上睡觉,他的脸稍微转动一下,就能碰到自己的脸;狭小的病床挤了两个大男人,更大只一点那个还把脚缠在小只一点那个人腿上,饶是王源瘦一点,那也是受不了的。


 


但是让他推开王俊凯,这显然也不太合适。昨晚的事情他记得迷迷糊糊,大致能想起来的,只有王俊凯已经是个成年人的背脊。又宽,又温暖。他蜷在王俊凯背上瑟瑟发抖,只有这个人的后背能带给他安全感。


 


仔细看看就会发现,比起两年前那个趴在自己办公桌上面因为一句好孩子而红眼圈的王俊凯,他又长高长帅了,眉眼越来越有男子气概,随便换套西服也不会再像小孩穿大人衣服,完全能糊弄住人了。


 


“嗯……”王俊凯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吓得王源赶紧把眼睛闭上,装起睡来——太尴尬了,在办公室烧晕了被以前说过喜欢自己,现在不知道喜欢不喜欢自己,但是讲道理我好像有点喜欢他了的男孩子背到医院什么的……我还是赶紧死一死比较痛快。


 


王俊凯看着熟睡中的王源,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笑容。病房里现在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他和王源在一张床上,生了病的老师柔弱得特别好看,让人忍不住想亲一下他。


 


伸手把王源的发丝捋了捋,王俊凯俯身下去,轻轻地在王源的嘴上贴了一下,然后像个偷腥成功的小猫,笑嘻嘻地跳下了床,去给王源打水。


 


这种感觉太好了,王源生了病,一个人躺在医院里,能依靠的就只有自己,王俊凯想着想着就忍不住开始笑。查房的护士看到王俊凯提着水壶在走廊上游荡,脸色挂着这样一幅喜上眉梢的表情,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哎,多帅气的一个小伙子,怎么看上去精神不太正常?


 


王源躺在床上,惊恐地睁开眼睛,打死他都想不到,王俊凯居然干这种趁人之危的事情;不过更令他意外的,却是他一点都不生气,反而,反而怎么说呢,哎呀这种事情,说出来就完了,简直是罔顾天理人伦,要死要死的。


 


王俊凯推门而入的时候,正看见王源生无可恋地躺在床上,他吓了一跳,连忙把水壶往门口一放,跑到王源的身边,握住他的手:“老师,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王源咳咳两声,把眼睛移了移,对着天花板,虚弱地说道:“王俊凯……我怕是不成了,我,我这个月dang费还没缴,你记得,帮我交给组织。”


 


“你胡说什么!”王俊凯听着他这种不正经的语气,又惊又怒,眼睛马上就红了,握着他的手也大力了几分;王源被他捏得一痛,与此同时,明白了自讨苦吃这几个字是怎么写的。


 


“我错了我错了,哎,你别哭啊,男孩子啊,怎么动不动就哭呢?行了行了我没事儿了,这儿是医院吗?哎什么病啊得住院?那你要不去帮我把第一轮复习大纲拿过来……对了,那什么,我银行卡在我钱包里,密码是……诶你这孩子,怎么老师话还没说完你就跑了啊。”王源躺在那里絮絮叨叨,刚刚絮叨到自己密码,王俊凯就摔门出去了。


 


看着他摔门的一瞬间,王源感觉到一阵失落,但也同时松了口气;还没等他这口气松完,病房的门重重一响,王俊凯端了碗一次性碗装着的粥进来,往床边一坐,带着一张神挡杀神,魔挡杀魔的臭脸,不由分说地往王源嘴里塞了一口。


 


妈呀,烫死了。王源被烫得舌头疼,不敢吐,又不敢吞,王俊凯看着他皱眉皱脸的样子,这才心软下来,把粥碗放到一边,趴在他床边,又拿脑袋去蹭王源的手。


 


“老师,你别死行吗。你不喜欢我可以……但是你别死,昨天晚上吓死我了,我被你吓死了。”王俊凯一边蹭着,一边念叨,王源被他蹭得心烦意乱,胡乱地点了点头,故作轻松地笑道:“一天到晚想些什么呢,你老师我谁,宇宙无敌666,死不了的。”


 


“老师,你一定要健健康康地等等我,不用等很久了。我……我喜欢你这件事情,不是什么小孩子的爱情游戏,真的,你相信我好吗。”王俊凯抬起头来,趴在王源面前,认认真真地看着他说。


 


王源不敢说好,也不敢说不好,只能瞠目结舌地沉默在那里,看着王俊凯失望地转过头,把柜子上的粥拿起来要喂自己。


 


哎,这可咋整。愁得王源东北口音都有了。


 


012.


 


王源那天晚上高烧成了肺炎,住了一个星期医院才出去,太子党们有钱有权,今天过来一个给老师升级病房,明天过来一个给老师送水果,后天过来一个邀请小提琴乐团给老师放松。更有甚者,开了架直升飞机在病房外面盘旋,扬言要把老师接到热带去休养。


 


王源乐得眼睛都看不见了,最后却还是没让他们得逞,只是捏着鼻子收下了一个榴莲,嫌弃地放在窗边散着味,别的统统不要。


 


开玩笑叻,老师怎么能随便收学生这么贵重的礼物呢?你说对吧。


 


王源一出院,就得到了全班同学的热烈欢迎,王俊凯是最欢迎那一个,每节课下课都要到王源的办公室晃一圈,盯着他吃药加衣服,连草莓牛奶都必须经过他的手烫热了才能给王源喝。王源觉得尴尬,又忍不住心里感受到一点点的温暖。


 


高三的学习很苦很累,每个人都以一种拼了的状态学习。王俊凯每天盯着王源,成绩还没落下,半期考试冲进了年级前十,可谓是惊为天人,厉害得被套个麻袋推河里都情有可原。


 


而当事人只不过是在放了晚自习后,到光荣榜前面默默地看了一眼,便转身离开了。于是第二天关于天才帅哥的一百二十个故事,统统都描写了他是如何地视荣誉如粪土,溢美之词如果变成花,那就能堆满整个八中的大操场了。


 


王俊凯看完榜单,又走回了教室,从自己的桌洞里拿出一封牛皮纸封面的信件。信封的表面上,用花式的英文手写体写上了三个漂亮的英文大字:“for my dear”


 


借着窗外的灯光,王俊凯把这封信件拿在手里仔仔细细地读了几遍,然后把它拿在手里,迈着忐忑的步伐走进了王源的办公室。


 


王源自从自己的班级升入高三以来,每天都会比晚自习晚半个小时回家,这半个小时不干别的,就干他高一高二做的事情——帮学生分析卷子上的问题。所以王俊凯很清楚,这个时间过去的话,办公室里除了王源谁都不会在。


 


没有喊报告,王俊凯跨入了办公室,顺手带上了门。王源从一大堆卷子里抬手,迷茫地张开了嘴。


 


每走一步,王俊凯都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更加地快速,他忍着强烈的心悸,走到王源的办公桌前,停了下来。


 


“王俊凯?啊,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吗?”王源往他手上看了看,却只看到了一件看上去不像卷子的小长方块。


 


王俊凯吞了吞口水,摇了摇头:“没,王源,我喜欢你,我这次真的是很认真的。我等今天等了很久很久了,那天你骂了,我觉得你骂得对,所以我去努力了,我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如果我能考到年级前十,我就告白。今天我看了,我考到年级前十了,所以……这封信,请你一定要看一看。”


 


说着,王俊凯把那封写着“for my dear”的信件双手拿起来,递到了王源面前。


 


王源沉默地看着那封信,心里万般纠结。


 


于情,他是很对王俊凯很心动,以前没觉得,但是那天那个吻吻到自己唇上的时候,他能感受到自己内心那种感觉,是属于爱情的感觉;但是于理,王俊凯是他的学生,而且是一个马上就要参加高考的学生,时间和身份都不对。


 


他的眼睛从信件挪到了王俊凯的脸上,办公室阴暗的灯光掩盖不了他的帅气,王源从自己浩大的知识库里寻找着,最后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王俊凯。


 


或许只有——“这个妹妹我曾经见过的。”可以言说。


 


“来。”王源一边胡思乱想,一边伸手拉住了王俊凯的领带,把他往下轻巧地一拽,王俊凯的腰背随着他的动作一沉,然后王源微凉的嘴唇贴上了他的嘴唇,没等他反应过来,王源灵巧的嘴唇像游蛇一样地滑入了他的嘴里,撬开他的唇,舌,和他嘴里的舌头纠缠到一块。


 


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王源放开了王俊凯,喘着气从自己桌子上拿了一张纸,擦了擦自己沾上了王俊凯口水的嘴唇,不好意思地咳嗽一声:“咳,那什么,现在就这样吧,别的事情,等你高中毕业了再说。不过如果你没考上光华管理,那就一切免谈。”


 


王俊凯摸着自己的嘴唇,倒退了几步,咽了口口水,词不达意地问道:“你,你不是说,考试这事儿和我们的事情无关吗?”


 


王源擦干净了嘴巴上的口水,好整以暇地翘起二郎腿,修长的手指抵在唇边,微微一笑,疑惑道:“有吗?我只是说你成绩好不好跟我喜欢你没关系而已,不过,我只喜欢成绩好的。”






 


013.






肉,放链接:http://pan.baidu.com/s/1eRRmkkq 密码: 4x3a












=============================================








一个mō鱼。哒哒哒地跑开。



评论

热度(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