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只大白熊

立志做一名耿直的凯源汪

家兔难养

太甜啦!!

酒酿源子:




*金主x明星。






“卸了妆再睡觉好不好?”


“不好。”


“别嫌麻烦,去卸了妆再睡。”


“不要。”


“你再不听话我可就亲你了。”


“那我更不要听话了。”


王俊凯无奈地看着躺在床上耍赖打滚的那个人,再一次感叹这都是什么事。


到底是谁伺候谁哦。


思考半秒后还是选择把人抱起来去浴室,他不久前刚问过他的经纪人,他家的兔子皮薄,不卸妆特别伤皮肤,但每次录节目晚了又懒得动,这会只能把这个艰巨的任务留给自己了。


王源不喜欢被打横抱起来公主抱,他喜欢小时候父母抱小宝宝那样的抱法,这会脸枕着王俊凯的肩头,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抠着他领口的扣子玩,眯着眼睛打了个哈欠。


到了浴室,脚刚落地,王俊凯正准备给他放热水,就看到他家兔子眨巴着眼睛还保持着靠在他怀里的位置,仰头看他:


“那就不亲了吗?”


王俊凯咬牙,只感觉牙根一阵酸疼。


真的是,拿他没办法了。


水也不放了,摁住那人的肩膀抵到墙上,偏头狠狠咬住他的嘴唇,逼着他和自己交换纠【缠火热的气息,吞下自己的涎【液,再细密舔【舐过他可爱的牙床,含着他樱红的唇瓣吮吻。


王源这会是听话的,乖乖仰着头,湿漉漉的目光迷离,小舌尖勾着,舔了舔那人的虎牙,又加深了这个吻。


最后结果就是,不光洗了脸,还满身汗走了个全套,浴室水漫了一地。


等王俊凯用浴巾包着他的兔子出来的时候,看了眼已经快指向凌晨两点的时钟,忍不住又一阵牙疼。


果然,不禁撩。


没得治了。













第二天王源果然起不来。


王俊凯站在床边打领带,看着王源的电话第无数次响起,当事人还只是往被子堆里缩了缩,完全没理会的意思。几秒后电话又响了,王俊凯略一思衬,叹口气把电话接起来:


“王源!跟你说了多少次剧组每天多少人等你剧组所有事都是按部就班的如果你迟到的话……”


“一会我送他去。”


“……王先生?”


“嗯,”王俊凯略一皱眉,“所以你是已经到了是吗?”


“我,我马上就能到了……”


他对王源这经纪人更不满意了。


以前就不满意,现在看来过一阵真要给王源换一个经纪人了。


“既然没到就不要着急来烦别人。”王俊凯低头看了眼他家小兔子有快醒的迹象了,快速说完就捱了电话:“一会我会过去。和导演商量一下加注资金,以及以后早晨延迟半个小时开机的事情。”


“……”


王俊凯把王源手机往床上一扔,俯下身去把那个毛团子从被窝里挖出来:“起来了。”


王源歪歪扭扭坐起来,不过半秒又倒在床上。


王俊凯把人扶靠在他怀里,伸手拧他小鼻子:“起床了,傻兔子。”


王源跟浑身没骨头似的,软绵绵趴在他怀里,晃晃脑袋看到是他,反应过来这不是在剧组的宾馆,然后伸手揪住王俊凯的衬衣,偏头在他下巴上啃了一口,留了两个兔牙印,身子一歪就又栽进那人颈窝,睡的更心安理得。


王俊凯一看乐了,手撑着他后背让他直立着坐住:“再睡都变傻了,快起床了。”


“我……”


“嗯?”他心情很好地拽过来王源要穿的衣服帮他换,就看到王源迷迷瞪瞪地张嘴:


“不……”


“……”


王俊凯叫人起床叫了半个小时。


等王源迷糊着踢着拖鞋去浴室刷牙的时候,他才得空下楼去热早餐。


王源洗完脸果然清醒了,看了眼表就想往外冲,被王俊凯拎着拖回来:“干嘛?”


“我我我迟到了!今天进组第一天啊啊!”


“没事,我给你请假了。”看到王源怀疑的表情,王俊凯熟练地一挑眉:“豆浆要糖吗?”


小兔子只不过纠结了半秒就选择了相信,开开心心咬面包去了,殊不知他家的金主大人,粗暴地解决迟到的办法,就是直接改掉原来的时间。


王俊凯把溏心蛋端上来,顺便用手指揩掉了他嘴边的面包屑。


“你怎么吃个饭连物种都变了。”


“啊?”吃东西的时候大脑不转是人之常情,很明显王源完全没反应过来那人在说什么。


“小兔子都变成小花猫了。”王俊凯突然伸手戳了下他的脸,不怀好意地笑了笑:“还是小肥猫。”


王源对着那张一清早就妖孽的帅脸,半晌后反应过来,一脚狠狠踹了过去。


他家的金主不仅是吸血的资【本家。


还是会勾人的那种。


虽然嘿烦,但还要保持微笑,并且狠狠过去咬一口。


哼,我的。














王源一开始只是以为王俊凯送他来剧组,于是高高兴兴索了个吻,挥了挥手就进去了。


王俊凯斟酌着,还是绕了一圈把车停到了后门,戴了个墨镜,等走进去找到会客厅,导演和编剧已经在等了。


王俊凯对于那些人的狗腿早就见惯不惯,直接说了自己准备加放的资金,以及要求每天早上延迟半个小时开机。


导演点头哈腰地同意,编剧还在一边煽风点火,把王源演技夸的天花乱坠,王俊凯不耐地揉了揉指节,开口:“他戏感好我知道,所以呢。”


编剧愣了一下,然后一再强调可以给王源加几集的戏,改好的剧本都送上来了,王俊凯翻着扫了两眼,突然视线停顿:“这就是加的这几集?”


“啊,是是,这段我们到时候专门会去西区那边的一个厂房拍,那个地方环境都挺符合剧里场景的……王总?您怎么了?”


“没事,”王俊凯回神,把剧本合上:“听说最近西区比较乱,你们多注意点。”


“其实西区拍戏也不错,艺人晚上可以回自己的住所,离得都比较近。”


王俊凯想了想也是,面色稍霁,他还是不想王源一拍戏几个月不回家的,他老来剧组探班也不好,还容易被狗仔拍到。


“那您看资金……”


“快到休息时间了吗,我下去看看他。”墨镜被他顺手挂在领口:“如果王源想拍,资金我就会投。”















王俊凯挑了个角落里的塑料椅子坐着,外套放在怀里,远远地就看着王源拍戏。


当初他还是在一个什么企业的晚会上见到王源的,那会小兔子刚出道,为了一个小小的男五六七八号都差点被导演给潜了。


他从洗手间出来,刚好看到那个矮胖的男经纪人把王源往旁边那桌那个肥头大耳的导演身上推,嘴里催促着什么他这行就这样赶紧把握机会,要不然拿不到角色就会被公司雪藏了。


王源干瞪着眼睛,连他都能看出来要有多不情愿就有多不情愿了。小兔子刚靠过去,还没说话,肥的流油的导演正好站起来,看到他一下子色迷迷的小眼睛就亮了,揽着王源腰往洗手间走。


王源想躲开腰上的手,然而再躲也躲不了多远,然后在洗手间门口就又怯了。


导演不耐烦地一边解裤带一边把他往隔间里拖,王源都要哭了,王俊凯这才忍不住从另一边走过去,伸手把人救下来。


导演还想骂是哪个不长眼的,结果王俊凯刚眯了眯眼睛,半醉的导演倒一下子酒醒了大半,吓得赶紧道歉说王总是我自己不长眼。


王源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被王俊凯带着安全出了卫生间,王俊凯刚准备摆摆手走人,就又被拽住了袖口。


他自认自己不是什么好人,虽然没包养过什么艺人,来这酒会也全是因为表哥逼他过来拉拢人脉,他多管闲事救了个新人,说不定还断了人家的演艺生涯。他承认他初衷只是看着王源好看,于心不忍看这小兔子就被糟蹋了,这会细想这举动多有不妥,他还没打算包养艺人,只想赶紧走人算了。


结果王源一拽他袖口,他那一瞬间就有种预感,心里咯噔一下,感觉要完了。


他纠着眉头回身,这会离得近了才发现那人脸色渐渐潮红,白衬衣下面皮肤体温也热的不正常。


……妈的。


他没办法把人领回了酒店自己的房间,王源被药迷的神志不清,最后的印象只有王俊凯的侧脸。


王俊凯第二天起来也是一阵头痛。


他恶狠狠打了前一晚自己的脸,他真的放不下,要包他人生第一个小艺人了。


王源那天的想法更天真,他只是觉得他什么都没做回去肯定要被经纪人骂,到时候没人带他了他更混不下去,如果非要遭受那档子事,还不如找到一个脸好看的。


王源一醒直接就把自己想法摊开说了,王俊凯微微愣神,随后轻轻勾起唇角笑了笑,可我不是导演。


……啊?等等?!


他坏心地看着小兔子都吓蒙了,笑得更猖獗,半晌后轻轻拍了拍他的头,揉了把王源的头发,终于不逗他了,伸手打了个电话。


然后王源就张着嘴看着几分钟内,自己经纪人换了金牌助理,然后接了新剧和广告单,同时王俊凯还在征求他的意见:“以前只给MV当过群演?给你找个男二的戏怎么样?怕演不来还有男三男四,没事虽然我不懂但是这种事应该多练总能出成绩的吧?”


“嗯……”


王俊凯看着小兔子纠结,还光着上半身坐在床上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帮他。


他只想抱着他狠狠揉一把,他是不是傻?


“我虽然不是导演,但我给你找到角色了,那你要跟我吗?”


王源这会才反应过来。


他进军演艺圈不久就有了金主。


他的金主还是只坏猫。


他点点头,王俊凯挑眉看他:“你还有什么想要的吗?”


在王俊凯的注视下,小兔子咽了咽口水,磕磕巴巴:“我想……再摸下你的腹肌可不可以……?”


啊啊啊昨天晚上唯一的印象就是这个男人腹肌好帅好性【感的吧!真的吗是真的吧,刚才醒来就想问了就想这么干了!


“……”


他大概懂了,小兔子一开始乖乖跟他走的原因……














等王俊凯回过神,王源这场戏都拍完了。


他和王源已经待在一起五年了,王源也越来越红,小兔子真的是有天赋的,当初他的眼光也真的不错,姣好的外表以及过硬的演技戏感,尤为出色的嗓音以及歌唱水平,让他推王源红,自己也是只赚不亏。


王源拍完这场后跟对戏的艺人微微躬身表示感谢辛苦了,转身找水杯喝水的时候,鬼使神差,一眼就看到了王俊凯。


他眉眼都饱含着惊喜,真得像只兔宝宝,叫了声他名字,一蹦一跳跑过来扑进王俊凯怀里,王俊凯看他过来才从回忆里回神,浅笑着把他搂住。


“怎么才就是一个塑料椅子啊?你怎么没去找人?和我经纪人说也可以啊。”


“你在拍戏。”他过去找人肯定会被王源看到,他就没办法好好拍戏了,只想分心赶紧拍完了陪他,可王俊凯还不想打扰他工作。


“你下午也在吗?”


“下午要去公司,秘书早给我打电话和我说,没处理的文件都攒到及腰高了。”


王源被逗得一乐,看着王俊凯脚边那瓶丝毫未动的矿泉水,心里了然,拉着人回自己休息室去倒茶。


“你不喝矿泉水也不说,场务还专门给你放了一瓶。”


估计是刚才他想事情的时候放的。“没注意,好像有个人过来问我是不是探班的,我点点头就给我留了瓶水。”


王源瘪瘪嘴,知道这人对自己不在乎的事情是真的不走心,伸手给他拈了茶叶倒茶,突然休息室有人敲门。


王源开了门,发现是那个场务小姑娘。


“啊,源哥,那是你朋友吗,这是那瓶水……刚才给他放下他没喝就走了,我以为他忘了。”


王源看着场务小姑娘视线一直往里瞟,把水接过来,还没说话就发现小姑娘一直往休息室里凑,他也不好赶人出去。小姑娘把王俊凯当成王源的艺人朋友了,问东问西还问艺名,王源感觉着这联系方式都要开口要了,赶紧截住:“你别想了,他傍了好几个金主,事业忙着呢。”


小姑娘没想到是这个情况,顿时像被雷劈了,王源把水塞回她手里,默默把人往外推:“诶呀导演是不是叫你了?我看那边服装好像有问题你赶紧去看看?”


小姑娘思维飘忽着走远了,王俊凯只觉得看王源这小模样可爱,王源关了门回来瞪他:“笑什么笑,还不是都怨你,长得比明星都好看干嘛。”


“我都没理她,小醋瓶。”


王源哼唧着扯他脸,被王俊凯轻轻打了屁股,一下子又跟没了骨头似的,趴在王俊凯身上一边看剧本一边在他胸口周围画圈圈。


“喜欢这个剧吗?”


“喜欢啊,怎么了。”王源心不在焉。


只要是你给我的,我都会喜欢。


“没事。”王俊凯抱着他轻轻晃了晃,低垂着眉眼亲他。


只要是你喜欢的,我都要给你。














王俊凯很郁闷。


王源加了几集戏后他每天更摸不到人了,王源早上早早出门晚上很晚才回来,有时候为了研究剧本,太晚了直接住在剧组租的酒店房间就不回家了。


他工作也忙,公司年会,他还想着等王源拍完这剧两个人去休假旅游,那他这段时间就必须多处理一些工作,等晚上太累了也就懒得跑剧组去逮人了。


算了算半个月没见到小兔子了,王俊凯捏了捏眉心,还是抓了车钥匙出门,秘书了然把下午的工作推掉,顺便打电话问剧组最近的情况。


“王总,今天正好是剧组去西区拍戏的第一天。”


王俊凯皱眉,点这么背。


他让秘书手机给他把具体地址发过来,他用导航直接开车过去。


他当时大概扫了一眼,王源他们剧组来西区一个厂房仓库拍戏,剧情是女主被劫匪绑架了,男主替女主作为人质,然后智斗歹徒同时为救女主负伤,这种删掉加上没有任何影响的剧情,也难怪编剧只要给钱说加就加了。


他把车停在厂房门口,剧组的车停在不远处,感觉里面安静的出奇,可能是已经开机开拍了的缘故,王俊凯脚跟点了点地,管他呢,反正这剧基本上全是他投资的,他是金主他最大好吗。


一推门进去,就看到一个穿着一身黑的歹徒拿刀抵着王源脖子,王源手反剪到身后用宽胶带厚厚捆着,嘴上也贴着胶带。


王源眨巴着大眼睛看他,王俊凯不满地抱着胳膊,手指敲着肘臂:“在拍戏?”


王源点头,示意劫匪把胶带给他撕了,劫匪半信半疑给他撕下一半,王源偏头问他:“你怎么来啦?我一会拍完去找你吧,中午一起吃饭?”


王俊凯问他:“你还要拍多久?午饭来得及吗?”


“诶呀你进来了这段都得重拍,要不我拍完了给你打电话?导演刚弄的隐藏摄像机,还说拍出来效果更好更有紧张的氛围呢。”


王俊凯点头,转身出去,顺手还把门关上了。


他面色阴鹜,回车上打电话。















当jing察冲进来的时候王源咬着牙躺在地上,嘴角紫红了一片。


歹徒的刀直接被踢飞了,看着几个歹徒都被控制住了,王俊凯冲过去把人扶起来,伸手扯王源腕子上的胶带。


王源惊讶地看着他,说实话他当时只想着让王俊凯赶紧没有戒心地离开,至于自己怎么办他完全没有来得及考虑。


王俊凯走后歹徒恶狠狠踢了他一脚骂他还算听话,没有求救报jing。其余人都被绑住塞到仓库里关着了,王源被歹徒拿刀抵着去把剧组的车开了,里面值钱的东西被抢夺一空,等王源又被扔回仓库里,几个歹徒准备关了仓库跑路走人的时候,王俊凯带着人到了。


剧组一堆人得救后都感叹王源真的太聪明了,悄无声息就让王俊凯报jing救了他们,王源有点不好意思,王俊凯不让他多说话,拉着人就去了医院。


剧组导演和编剧为了省钱,没有去租正规场地,听说西区有几个厂房没人管,就想钻空子找这免费的场地,一天赶紧拍完走人。结果不知道被谁走漏了风声,一来了就钻进了早就设好的套里。


一堆设备的钱足够那些图谋不轨的人挥霍一阵了,那些人都是西区一些乱七八糟的黑道,王俊凯早就知道这地方乱容易出事,没想到几个管事的不听,为了贪这笔钱,这下子全被抓了现行。


王源这会正坐在医院床上啃苹果,一只手伸出去,男人在给他手上抹药。


“诶,说起来他们把我夸的天花乱坠的,我自己都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出来那不是拍戏那是真的歹徒啊?”
王源吭哧吭哧啃苹果,王俊凯头也不抬,懒得理他,认认真真给他手上腿上上药。


“诶呀,说嘛说嘛。”


王俊凯没好气地把那个乱扭的人摁住,轻轻打了下他的小屁股。


那种快要失去他的感觉真的是太难受了。


他不想再感受一次那种,他就要离开他的恐惧。


他今天才发现,只是一个可能性,几乎都已经要让他窒息。


他要把准备好的度假计划改改了,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先完成。


王俊凯叹了口气,轻轻揉了揉他手腕骨。


“你皮肤薄,容易过敏。我跟剧组的人说过,你对胶带过敏,不能用胶带,绳子也不能用特别粗糙的。”


王源一下子噤住了,忘了出声。


“还有啊,你当时手都在抖。”


王俊凯凑过去,亲了亲他泛红的嘴角。


“其实最重要的一点……”


你紧张的时候,都忘了叫我的名字。

















王源终于在跌宕起伏里拍完了戏。


他这次拍完就要好好休息一下了,大概三个月的假期,他可以就在家陪王俊凯。


结果第一周,王俊凯就天天忙的焦头烂额,早出晚归也就算了,那天晚上还出去应酬,醉的东倒西歪回来,把王源气的够呛。


敢情自己不在这人每天都这么过的?!


王俊凯歪在卧室地毯上,醉的躺平了不动弹了。王源气的蹲在他旁边,伸出手指戳他额头:


“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在外面包养了好多小蜜?”


王俊凯点点头,嘴里一直嗯嗯嗯的,也不知道听没听清王源问什么。


王源嘿了一声,感觉自己终于抓到了某人小辫子,赶紧趁热打铁:“那你说说,你都包养了点谁?”


王俊凯凑过去亲他,王源一巴掌把他推开,王俊凯又趴在地上不动了。


“说嘛,包养了点谁啊?”


王俊凯这下有反应了。


“王源儿,王源源,王小源,源宝宝,源小兔,源小肥,小奶兔……”


王源捂脸。


自己真是太无聊了。


王俊凯也好无聊!








他哼哼着把人扛起来去浴室,放水把人脱了衣服扶进去,好不容易等人酒醒得差不多了,还没来得及邀功,王俊凯睁眼第一句话就是:“我包呢?”


王源想到那个被自己随手扔在沙发上的公文包,心里奇怪,这人回家从来不讲工作的,今天一醒就找包干嘛?


……不对劲。


王源觉得他有事瞒着自己,答应着给他拿,拿了回来杵在浴室门口又纠结。


想看,不该看,好想看,不能看。


……嘿烦。


他还是撅着嘴决定不随便看了,正准备给王俊凯拿进去,就发现这人换了衣服站在自己身后。


他从包里掏了份文件出来,王源看了一眼就愣了。


他把他的艺人合同,从公司买下来了……


王源不知道该说什么,想转身去亲他,可现在自己红着眼睛的样子肯定要被那人笑话,说不定还带着哭腔,太丢人了。


然后他就看着王俊凯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了一个小盒子。


他看着他爱的男人在他面前单膝下跪,桃花眼弯弯,里面映着送给他的深海,还有倾其所有的温柔。


“和我结婚吧。”


他永远记得那个夏天,那个战战兢兢伸手拉住他袖口的男孩。


二十岁的王源,三十岁的王源,四十岁的王源,五十岁的王源……他想用一生去陪伴他,记住他每一句悄悄话,记住他每一个小表情。


对于你这件事,可能我永远学不会分享,也学不会放弃。


王源视线模糊了,有水气氤氲,他颤抖着手狠狠点头。
他嗓子哽咽着说不出来话,手指有微凉的触感,然后自己被稳稳地抱进那人怀里,呼吸近的都是那人的温度。
很喜欢。


特别喜欢。


会在他做噩梦的时候轻拍着他的背安抚,会在他受委屈的时候揉着他的嘴角亲吻,会在他不好好吃饭的时候戳着他的额头生气,会记得他过敏记得他的胃病,会记得他所有的喜好,会记得他所有的习惯。


他爱他。


“王源儿,叫我名字。”


唔。


他把嘴唇轻轻贴上他的,气音颤抖。


“王俊凯。”








在他生命最黑暗的时候,有一束光牵住了他的手,在暖雾里吹过了岚风。


他眷恋一个人,然后有了和他终老的理由。





【END.】






然后度假变成度蜜月了……











评论

热度(4264)